病魔无情 人间有情

12月24日晚上,无疑是西方人圣诞节前的平安之夜,旅居欧洲的华侨华人也与当地的人们一样,放下手头紧张的工作,欢度一年中最为轻松、愉快的平安佳节。然而,这一夜对于旅居意大利威尼斯的侨胞周月兴一家来说,却是沉痛悲伤、异常残酷、极不寻常的夜晚——大难从天而降。

        按照旅行计划,周先生的爱妻黄爱珍女士专门回到故乡浙江省瑞安市为父亲举办八十大寿后,于12月24日乘坐荷兰航空公司由上海飞往阿姆斯特丹的航班,经转机于当晚22点15分抵达威尼斯机场。难以想象的是,周先生在机场出口处望穿秋水,苦苦等候,到同机抵达的乘客几乎走完了也不见自己心爱妻子的身影。最后出来的是一位同一航班上唯一经转机到达威尼斯的华人侨胞。当周先生匆匆忙忙向她询问消息时,得到的回答却是妻子在上海飞往阿姆斯特丹的飞机上因急病而昏迷,机上乘务人员用人工急救无效,飞机途中迫降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机场,送往医院抢救。此时此刻的周先生犹如晴天霹雳,立刻晕倒在地,机场工作人员将他抬到值班室后才醒来。

当周先生深夜到家后,一夜难眠,在亲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中国驻丹麦大使馆的联系电话。12月25日一大早,他急于拨通大使馆的联系电话,当时没人接听。一会儿,中国驻丹麦大使馆领事部屈冉主任根据手机显示的号码,拨回了意大利周先生的电话。屈主任听了周先生的求救声后,不顾丹麦的法定节假日,立即打电话询问情况,很快在丹麦国家医院找到了黄爱珍女士的消息,谁知得到的却是噩耗。原来黄女士于12月24日18点20分飞机迫降哥本哈根机场后,飞速送到医院时仅仅心脏尚在轻轻跳动,经两次CT检查后发现,因强烈的脑溢血引起脑血管破裂,大脑已经死亡,基本上没有生命迹象。当晚19点50分,医院宣布黄女士离世,享年46岁。

面对人生地不熟的丹麦,周先生怎样从意大利快速赶来处理妻子的善后事宜呢?大使馆的屈主任可是下车伊始,到任丹麦仅仅两周,对丹麦的情况并不熟悉,而他在电话中却毫不犹豫地向周先生承诺,一定帮助处理相关事项。

26日下午,周先生携自己的儿子,以及爱妻黄女士的哥哥、侄儿等共7人抵达哥本哈根。步出机场后,这里黑暗的天气、刺骨的寒风、完全听不懂的言语,都让他们感到格外的陌生。面对祸从天降的灾难,一家人该如何面对呀?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们一到预定好的酒店,大使馆领事部的屈主任和他的同事已经等候在大厅里。

办理入住手续后,屈主任立即带着周先生一行来到国家医院,亲自做翻译向医生了解情况,一直到夜里7点多。屈主任同时电话联系丹麦华人总会主席林燕标,以取得协作。林主席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过完圣诞节返回哥本哈根的车上接到屈主任的电话,到达哥本哈根后立刻驱车赶到他们居住的酒店,代表丹麦侨胞向黄女士家属表达慰问,并向丹麦国家医院约好亲人会见遗体的具体时间。

27日,林燕标主席先带他们去中国驻丹麦大使馆申办相关证件,大使馆的政务参赞兼临时代办胡洪波与屈冉主任一起接见了黄女士家属一行,代表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向他们表达了亲切的慰问。而后,林主席带着他们去火葬场预订安葬师和相关的多项事宜。28日,林主席一路陪同他们到火葬场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并帮助处理有关善后事宜。

按照丹麦政府机构的工作时间表,丹麦外交部从12月23日到2017年的1月1日期间都是放假时间。在中国驻丹麦大使馆胡代办和屈主任的帮助下,丹麦外交部特地于29日开门专门为黄女士办理死亡认证的相关手续。丹麦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陈剑墅副会长也在圣诞假期为黄女士的去世快速完成一系列证件和材料的翻译工作,为骨灰送回祖国提供方便。

在丹麦完成了黄女士的善后处理事项后,家属周先生一行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对大使馆的屈冉主任、华人总会的林燕标主席的支持帮助和一路陪同,以及大使馆胡洪波代办等官员和侨胞的帮助与慰问表示衷心的感谢!无情的病魔突如其来地夺走了亲人的生命后,处于沉痛悲伤之中的一家人有生以来第一次到了举目无亲的、万般陌生的丹麦,能够得到中国驻当地大使馆官员、华人社团领导等同胞的支持与帮助,深深的感受到祖国政府的关怀、同胞的力量、人间的真情是无限的,它可以化解家属们心中的深沉悲痛,带来人生分外的温暖。(叶利宗   供稿)